自疫情以來,全國餐飲企業就遭了幾十年未有過的打擊,至今,雖然很多地方已經開放堂食,但要想克服疫情心理沖擊,恐怕還需要至少半年的創傷恢復期。

于是,很多餐廳開始想辦法“自救”,像海底撈、西貝想到了漲價,而更多的企業只能通過外賣來提高自己的銷售量,甚至,有企業做了半成品菜,讓大廚們當起了超市師傅。

據媒體報道,通過公開數據調查發現,海底撈大部分菜品都有漲價,以深圳為例,撈派血旺去年價格是36元/份,最新價格為42元/份;海帶去年為24元/份,現在為28元/份;冬瓜去年為16元/份,現在漲到22元/份;葷肉類,牛蛙去年為30元/份,現在漲到45元/份;蝦滑去年為46元/份,現在漲到60元/份。西貝的一份炒面由去年的36元漲價到39元,酸奶由12元漲到15元,據說土豆燉牛肉漲價更高。

4月11日早,西貝董事長賈國龍在個人微博發布聲明稱,“我們確實漲價了,這時候漲價不對。從今天開始,所有漲價的外賣、堂食菜品價格恢復到2020年1月26日門店停業前的標準?!?/p>

西貝的道歉很及時,也很“識時務”。在這樣的困難時刻,任何一家餐飲企業都不應該試著測試老百姓的承受力,也不要去引領通貨膨脹。

與此同時,外賣的爭議也很大。不管是疫情期間,還是疫情結束后,餐飲企業的外賣業務都會或多或少有一些收獲,有資金流水就可以活下去。

口碑餓了么數據顯示,在過去半個月的支付寶餓了么“318城市生活周”期間,有超過8萬家火鍋店訂單數量超過了疫情前,6萬余家奶茶店銷量恢復到疫情前,甚至有所增長?!?18城市生活周”期間,消費者通過外賣下單了166萬杯可樂、176萬串羊肉串和96萬份荷包蛋;有趣的是,有5.9萬份奶茶訂單備注了“高興”的字樣,13萬份小龍小訂單備注“開心”,4.68萬份燒烤訂單備注“擼串幸?!?。


餐飲外賣高傭金,最終傷害的是食客?

4 月 10 日,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官微發布《廣東餐飲行業致美團外賣聯名交涉函》稱,省、市、區餐飲行業協會陸續收到幾百家餐飲企業針對美團外賣的各類投訴,表達出對美團外賣諸多行為的強烈不滿。

《交涉函》指出,美團外賣在廣東餐飲外賣的市場份額高達60-90%,已達到《反壟斷法》規定的市場支配地位。同時,美團涉嫌實施壟斷定價,各類收費層出不窮,設定了諸多不公平的交易規則,持續大幅提升扣點比例,新開餐飲商戶的傭金最高達26%,已大大超過了廣大餐飲商家忍受的臨界點。

在沉默了一陣以后,美團的回應來了。美團方面最新回應表示,早在2月2日,美團便啟動七項商戶幫扶舉措,提供2億元外賣商戶專項扶持資金,幫扶老商家上線經營和新商家開業;2月26日,美團發布“春風行動”,助力商戶復工復產,“春風行動”上線一周以來,全國已有超過25萬商戶通過流量卡、代金券等形式獲得幫扶,獲得扶持的現有商戶平均營業額增幅超過80%。

但是,2億元關懷基金、醫護免費專供餐、20萬工作崗位、商家經營補貼,這些內容與《交涉函》所說的“高傭金”、“二選一”并沒有直接對接,至少從表面上看,你說你的,我說我的。

此前,很多地方的餐飲企業都有類似的投訴,結果也是一樣。當然,也有媒體說,美團的傭金收入80%都給了“騎手”,可算是“心思”到了極致。

財報顯示,2019年美團的這三塊業務交易金額均實現了正增長。其中,餐飲外賣交易金額為3927億元,同比增長38.9%;2019年全年美團的餐飲外賣總營收為548億元,占美團年度總營收的56.2%。

在這個數據的背后,2019年全年美團的商家數為620萬,同比增長7.1%,而這一數據的增幅在2018年同期則為32.1%。

不管是美團,還是其他的外賣企業,如果總想著通過高傭金來盈利,這條道路注定行走艱難。過高的傭金,而這些餐飲企業又不得不使用,結果將有可能是餐飲企業的服務質量下滑,而“民以食為天”,餐飲質量下滑的后果將是非??膳碌?,無人也無企業可以承受。


種種跡象都表明,平臺與商家、商家與消費者之間的某種平衡有可能被打破,響應各方呼吁,盡快的降低傭金,盡快的放開合作限制,也許才是所有外賣企業保持競爭力和正向發展的最佳選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