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商助農如火如荼,究竟哪家強?

3月10日,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,農業農村部市場與信息化司司長唐珂披露,針對疫情引發的農產品銷售難,農業農村部組織行業協會、批發市場、大型電商、龍頭企業開展應急促銷,推動了線上線下銷售出85萬噸農產品。

倪叔查了下數據,截止3月15日,2月6日啟動的阿里愛心助農計劃累計銷售滯銷農產品11.8萬噸。按照各家的公開數據,阿里大約是同行的2.5倍,而且“八分之一”這樣的占比也是當之無愧的行業最牛。

阿里的助農模式究竟是如何勝出的?

1

淘寶跟線下市場一樣,成為農產品上行主干道

中國農業的數字化水平依然很低。據《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與就業白皮書(2019年)》,2018年,工業、服務業、農業數字經濟占行業增加值比重分別為18.3%、35.9%和7.3%。

當疫情來襲,傳統農產品流通鏈路失效,讓正處于農產品收獲和等待資金回流投入春耕的農戶們陷入困境。

“農戶農民—原產地收購商—產地批發市場—經銷商—銷售終端(超市/市場)—消費者”的傳統產業鏈條,由于疫情突然失靈,各地批發市場陷入停擺,經銷商無法進村收購,大量時令蔬果生鮮積壓。

為此,國內知名互聯網公司和流量平臺,幾乎都借助各自平臺和生態優勢幫助農戶和農民解決困難。但從成績單來看,阿里拿到的結果最多。

疫情期間,淘寶愛心助農突破11萬噸,占到應急銷售規模的八分之一。數字農業“新基建”,讓淘寶與批發市場一同成為農產品上行主干道。

政府看到了信心。農業農村部市場與信息化司司長唐珂表示,要圍繞“互聯網+”農產品出村工程和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物流工程,來搭建常態化的產銷對接平臺,常年進行交易促銷。

表面上看,阿里電商助農也有直播、補貼、流量傾斜等手段,但阿里沒有局限在“賣賣賣”,而是給農戶和農業提供了一條覆蓋全產業鏈各環節的數字化“高速公路”。這才是阿里電商助農模式構建出的行業壁壘。

2

有流量,更有供應鏈配套

電商助農,知易行難。

一方面要有足夠的消費者端流量;另一方面更要解決農產品品牌、品質及終端供應鏈的配送問題。

也就是說,既要懂流量,又要懂供應鏈。

而且光“懂”不行,還得真正滲透到行業中去。

舉個例子,湖北武漢的舒安鄉有一種特產叫做“藠頭”,在清代是貢品,還曾入選滿漢全席。

如果只給流量,那么造成的結果可能是,舒安的農戶接到無數訂單,甚至供不應求,但轉眼就因為發不出貨、快遞物流跟不上而“欲哭無淚”,緊接著就是紛至而來的退款和差評,最終的局面是農戶、消費者和平臺三輸。

在2月疫情最嚴峻時期,阿里緊急重啟了多條數字化供應鏈,幫助湖北農貨出鄂。阿里還用兩天時間,恢復了因疫情完全癱瘓的海南農產品出省供應鏈。

疫情期間,農產品上行,跟出村的“最初一公里”同樣重要的,是送到消費者手上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疫情期間,以往的消費習慣被“叫?!?,水果批發市場、大型超市,甚至是小區附近的菜市場和水果店都不再那么輕易能夠觸達。

為此,餓了么聯合菜市場和生鮮商戶,重點升級保障全國38個城市的“手機菜籃子”,通過6萬家門店,實現蔬菜水果、肉禽水產的線上一站式購買與送貨上門。

你看,如果只給流量不解決供應鏈,最后蔬果很可能爛在去消費者家里的路上。

阿里能夠打通消費者端和農戶端,正是因為搭建了一條數字化的“高速公路”。

3

有統一的基礎設施,更有個性化的方案

“互聯網+”農產品的關鍵是實現產業鏈的數字化,把以往“看天吃飯”和“依賴經驗”的生產供應、業務流程、金融服務和銷售流通等全部環節,變成可量化、可分析和可操作的數字農業。

借助大數據、AI、云計算等數字化“新基建”,打造,數字生產、數字流通、數字金融、數字銷售四大能力,才能最終落地農產品上行的“數字化高速公路”。

而這恰恰是阿里的優勢所在。

不過上述基礎設施只是“起點”,解決問題的關鍵在于實現產業鏈數字化之后,如何根據不同情況提供針對性的個性化解決方案。一方面,中國地大物博,不同產地的地理條件,重點農產品生產周期都有不同;另一方面,不同地區的基礎設施和數字化程度也不相同。

舉個簡單的例子,一個地方的農民,看到今年某個水果熱賣,于是大家都種這個水果。但到明年很可能這個水果太多了,滯銷了,價格也低了。實際上,通過大數據,能分析明年什么東西好賣,還能找到適合種植這款產品的產地,并告訴農民按照什么標準種植消費者最愿意買單。

幫助農產品實現標準化、規?;?、品牌化,實現農民增收,這就是阿里提出的“畝產一千美金”計劃。這個計劃實現了“一縣一品”向“一縣一業”的升級。

2019年,阿里巴巴對“畝產一千美金計劃”進行了全面升級,借助集團覆蓋全產業鏈的優勢,盡可能多地去賦能農戶和農業基地,甚至自己建設1000個數字農業基地。

可以預見,基于數字農業“新基建”的普及,畝產一千美金的案例將越來越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