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12日,中國移動視頻彩鈴宣布用戶數率先破億,成為5G時代率先用戶過億的“黑科技”社交產品。

短視頻戰爭有添加了生力軍,抖音有勁敵了。


中移動宣布雄起:破壁!攜破億視頻彩鈴用戶,再戰短視頻


Fastdata極數不久前發布的《2019年中國短視頻行業發展趨勢報告》顯示,截至2019年12月,我國短視頻活躍用戶規模達到8.07億。今年1月15日,抖音宣布日活躍用戶數突破4億。幾乎同一時期,快手宣布日活躍用戶突破3億,快手App內有近200億條海量視頻。

2014年,中國移動旗下咪咕文化公司開始獨立運營,其中,咪咕視頻、咪咕音樂成為增長最快的板塊。但效果很不怎么樣。

2018年3月,中國移動聚焦到短視頻領域,正式上線了基于4G\5G+超高清技術的視頻彩鈴,并動用了全集團的優質資源力推這個產品。


中移動宣布雄起:破壁!攜破億視頻彩鈴用戶,再戰短視頻


首次試水是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,世界杯主題曲《Live It Up》視頻彩鈴總傳播傳播1億+人次。

2018年8月,移動又請來流量小生蔡徐坤擔任“視頻彩鈴首席體驗官”,吸引了不少粉絲。

2019年春節,一部《啥是佩奇》的短片刷爆網絡,這部短片也真正讓移動視頻彩鈴進入大眾視野。

但不得不說,這個產品依然小眾,對于絕大多數用戶來說——無感。

轉折點在于年初的“戰疫”。

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,中國移動視頻彩鈴在抗疫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不少用戶在撥打電話時,手機屏幕上會自動播放一段疫情科普知識、新聞短視頻,這是用戶免費開通的疫情防控視頻彩鈴。在這個特殊的時期,視頻彩鈴成為防疫、抗疫宣傳新的陣地,傳播覆蓋達數億人次。


中移動宣布雄起:破壁!攜破億視頻彩鈴用戶,再戰短視頻


就此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,貧道以為:

視頻彩鈴用戶迅速增長,與當下疫情有一定關系。大量防疫提示和公益宣傳視頻彩鈴,帶動和孵化了用戶使用習慣,這是一個短期引發點。

而且視頻彩鈴從場景上,非常符合企業用戶的營銷需求,就如同當年紅極一時、可用作企業文化宣傳的音樂彩鈴一般。

彩鈴作為運營商的傳統業務一直在進化。3G時代的音頻彩鈴曾帶火了周杰倫等巨星。4G時代視頻彩鈴出現,讓彩鈴由“聽”進化到“看”,開啟了彩鈴的視頻時代。

這幾乎是一種帶有強制性的廣告場景,而且精準性也頗高——打電話來溝通的大多都是潛在目標人群,值得宣傳且是有效宣傳。


中移動宣布雄起:破壁!攜破億視頻彩鈴用戶,再戰短視頻


問題在于,接聽電話的長短,決定了視頻彩鈴作為一個短視頻形態,需要進行更有效的短、狠、準展示:

哪怕看視頻彩鈴的人想看完,也可能被設置彩鈴的一方,由于提前接聽而“報廢”。

反之,不想看完、卻由于對方接聽緩慢而形成持續“騷擾”,也挺糟心。

不過,解決的辦法也“簡單”,移動只需要根據用戶接電話的“手速”大數據,就可以很容易完成最佳短視頻時長的設定,甚至針對不同地域、不同企業的此類樣本數據,還可以進行時長上的個性化定制和調整。

對于抖音來說,中國移動擁有天然的護城河,其短視頻差異化生態已經形成。


中移動宣布雄起:破壁!攜破億視頻彩鈴用戶,再戰短視頻


對于聯通和電信來說,他們和中國移動的起跑線一致,進行類似的嘗試——沒難度。

甚至于微信語音/視頻通話,也可以很輕松的依樣畫葫蘆,只看張小龍是否覺得這樣會干擾到用戶習慣,或者只是用戶自己免費訂制一個短視頻,就和當下朋友圈的視頻動態或視頻號一般無二。


中移動宣布雄起:破壁!攜破億視頻彩鈴用戶,再戰短視頻


5G的推廣,或將讓這樣的視頻彩鈴模式可以有更多、更全面的展示形態,而不僅限于當下類似PPT一般的簡單展示。

不過,視頻彩鈴的天花板也已經出現,就如同音樂彩鈴一般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