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全國新冠疫情趨于穩定之時,“該關心一下經濟了”的聲音打開了另一場戰役:以東南沿海地區與幾個制造大省為代表,疫情與復工被視為“兩手都要抓,兩手都要硬”。

從工信部發布的消息來看,復工的速度遠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快:大型企業的復工率可以達到60%至70%,國有企業則超過80%,而中小企業復工率只有30%,中小企業的復工被視為復工復產的難點和重點。

在貢獻了全國50%以上稅收、60%以上的GDP、70%以上技術創新和80%以上勞動力就業的全國3000多萬家中小企業中,制造業中小企業尤為主力。

作為復工戰役重點中的重點,所有人都期盼著頂起經濟半邊天的制造業中小企業早點迎來2020年的春天,令人欣慰的是,關鍵時刻工業電商火線支援的生產力,讓春的氣息近了一些。

1

疫情下的制造業“半邊天”

在冬天里失去的,要在春天里奪回來。

制造業中小企業與時間的賽跑中,都遭遇了些什么?全國各地的情況不盡相同,但從生產力的要素來看,我們很容易發現一些共性。

構成生產力的基本要素是勞動資料,勞動對象,勞動者。

首先來看勞動者,疫情的特殊場景下,更多的問題集中在對勞動者防護上。企業老板們忙活了大半個月,到處找口罩、消毒液、額溫槍,沒有這些東西,不論制造的是什么產品,就算員工已經返回了工作地,手持健康綠碼,也無法正常走上生產線。

根據1688平臺數據顯示,疫情相關的工業品需求呈現井噴態勢,安全防護產品的需求比春節前擴大了100倍以上,不僅是常見的口罩、消毒液,在工業制造環境下水處理、空氣凈化處理等機械設備也成為了“搶手貨”,伴隨返工的節奏越來越快,口罩機、口罩加工機的需求比春節前放大了30倍至40倍。

再看勞動資料和勞動對象,放到制造業當中,通俗來講也就是原材料和制造品。工業制造業是一個環環相扣的產業鏈,上游機器不到位,配件就造不出來;配件不到位,下游的成品更是無從談起;而工業缺貨又繼而為第三產業帶去更多的難題。簡而言之,一個環節不到位,整個產業鏈的效能就會大大降低。

以民營經濟強省強市的浙江臺州為例,在一家迫切等待開工的電焊機企業,為了化解其配套難的問題,當地鎮政府摸排調配,篩選了10家配套企業,組織專班,同步開工,實現復工生產。

復工期間,生產力基本要素無法滿足的問題,在制造業屢見不鮮,地方政府傾力調配資源的同時,企業開始向線上平臺尋求幫助,并且在實際情況中我們看到了明顯的成效。

2

線上找的生產力究竟有多少?

全球工業50強施耐德電氣在國內經營多年,大陸市場的線下渠道布局可以說在工業制造業數一數二,突如其來的疫情,卻讓這位熟悉中國市場的“大佬”,在感到意外的同時覺得有些許“慶幸”:

施耐德電氣在中國公司的電商負責人徐軼均在2月中旬接到蘇州來的電話,電話那頭是蘇州一個機電市場的店鋪老板老王,也是施耐德在蘇州的線下分銷商。王老板在隔離多日后,想進倉庫盤點貨物,不到半個小時就被巡邏人員“趕”回家?!肮径歼M不去,還發什么貨?”這樣的情況,不僅僅是一個蘇州機電市場,而是全國無數個市場的縮影。

讓施耐德“慶幸”的是,雖然線下開不了店,發不出貨,早年在1688電商端的布局,讓生意還在繼續,且顯著回升。不止施耐德,還有西門子、巴斯夫、陶氏等眾多國際大牌得益于在1688工業品牌上的運營,早在2月初便開始在線營業,比線下提早了至少半個月。

據1688工業品牌總經理李叢杉透露,與此同時大量買家采購需求轉到了線上,僅節后第一周,1688工業品牌的新買家占比對比節前日常,增加了一倍以上。

為了幫助中小企業更快復工,解決生產物資和設備采購難的問題,1688工業品牌在2月24日發起了“聚聯盟”活動,集結了600多家品牌商家,包括安全防護、化學試劑、機械設備、電工電器、包裝類生產原材料和設備在內,提供20多個品類的現貨,為復工期間的中小企業打通空中支援渠道。為了真正意義上落實這個目標,“聚聯盟”對商家提出了要求:提供價格折扣,具備72小時快速履約能力。

據李叢杉介紹,自“聚聯盟”活動開始后,機械設備、建材照明、五金工具、電工電氣、化工原材料環比上周均增加了60%以上;隨著工廠生產恢復和快遞物流逐漸復工,包裝行業需求迅速上升,訪客環比上周增加更是高達100%以上。位于浙江的修瑞包裝,以快遞紙箱、氣泡膜、膠帶為主打產品,參與活動第一天就實現了瀏覽訪問環比上周增加了5倍,買家增加了7.5倍。

為復工增加的各種防護措施不能少,防毒面具、一次性防護手套、眼部防護類成為了安防行業最熱銷的品類。數據顯示,來自廣東、山東和江蘇的買家最多,四川與河南緊隨其后。其中,全球領先的百年安防品牌Ansell安思爾以一次性手套產品為主打,活動第一天訪客環比上周增加了11倍;全球護目鏡領先品牌德國UVEX環比上周增加了70倍。

不僅是防護類的現貨,生產端原材料和設備也備受追捧:全球領先的特種化工產品公司科萊恩,其1688官方旗艦店用于口罩面罩原材料無紡布上的色母粒,近期詢盤數增加了5倍。生產包裝機械設備的至恩1688官方旗艦店,緊俏的全自動口罩包裝機很快就被定出40多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因為疫情臨時轉產的中小企業,因為沒有供應商資源積累,更是第一時間把視線放到了電商平臺:諾維信是全球工業酶制劑和微生物制劑的主導企業,酶制劑產品是洗滌消毒殺菌產品的原材料,這家企業在1688上接到的客戶中70%是為了疫情臨時投入相關生產的企業。

3

工業電商厚積薄發的關鍵點

從2月初開始,1688工業品牌平臺已經熱火朝天地應對著全國制造業中小企業需求,看起來像個“熟練手”,事實上1688工業品牌還很“年輕”。

在去年9月正式升級上線,上線3個多月,就遇上全國制造業的難題,李叢杉總結背后的力量主要來源于兩點:數字化與品牌力。

數字化,是過去三年1688肩負著引領工業品牌變革的最大使命。其背后的內涵,包括商品數字化,營銷數字化與服務數字化,從具體層面上來說:首先改變了工業品的展示形式,尤其是大型工業品及工藝繁雜的配件,數字化可以實現“線上看貨”;其次,掌握全平臺的貨源與數量情況;第三,工業品牌從接觸大客戶、分銷商通過數字能力“下沉”到接觸所有的小微企業和個人客戶。

而品牌力,則是在數字化的基礎上,讓工業品牌“下沉”渠道和銷售方式的同時,避免流失甚至提升品牌保障,并為品牌企業提供數字化運營陣地,成為品牌方的“第二官網”。以已經入駐1688工業品牌平臺的施耐德、巴斯夫、陶氏、西門子等國際知名工業品牌為例:在過去,世界500強、全球工業50強,沒有精力為小微企業、個人客戶提供產品,小客戶的貨源來自于分銷體系,當中容易發生貼牌、冒牌等不可控情況,全靠分銷商和市場的自覺;在數字化進程下,大品牌可以實現全部客戶與產品的線上管理,讓投機的成分暴露在互聯網的監控之下。

數字化與品牌力,正是危機下的制造業中小企業敢于選擇線上工業品的最大背書;也為世界500強能與全國企業站在一起,共克時艱提供了恰當的契機。

4

2020的工業制造業更需要互聯網的“良藥”

疫情還未結束,復工迫在眉睫,此番制造業中小企業的遭遇,是否覺得有些似曾相識?

17年前的一場非典,客觀上促進了市場對網絡貿易的認知與發展,被隔離在家的小老板們,情急之下打開了在線找客戶、在線找商機的新模式,遇上當時冷靜應對疫情的阿里巴巴,讓“在線做生意”站上了一個新發展的起點;

而17年之后,在這場與非典相提并論的疫情到來時,面對制造業中小企業的生產力之難,除了共情能力,如今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電商平臺也有了更大的能力做更多的事情:用工業電商解決生產要素的問題,讓我們有理由再次相信那句老話“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”——創新技術應用于生產的組織管理,有效提高生產管理的效率。

中小企業復工之難的本質問題,歸根結底是抗風險能力的不足,其中最為關鍵的是出現在供應鏈掌控力難以應對突發的市場變化上。

以1688工業品牌平臺為代表的新一代工業電商,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,正是在供應鏈的關系上實現了“對癥下藥”:

一頭是中小企業能夠從平臺掌握市場全局的信息,在日常生產中優化生產成本的策略,降低供應鏈斷裂風險,更在遭遇突發時,掌握選擇供應商的主動權;

另一頭是工業領軍品牌,從服務一二線城市、服務大客戶到精細化服務到個體客戶,打開市場,建立多元供應關系,在工業電商平臺上建設自己的品牌營銷體系。

當買賣雙方,在電商平臺中悄然轉變了采購和銷售模式時,對于整個制造行業而言,工業互聯網不僅是當下的“良藥”,更是下一個重要的時代。

從工業行業經濟運行趨勢來看,雖然我國工業增加值已經突破了30億元,但從2017年至今制造業的PMI呈現下降趨勢,工業品的發展對新的產業模式及商業模式的呼喚可以說是“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”。事實上,突發的疫情從某種層面來說,是集中爆發式提醒所有工業企業:你們做好準備了嗎?

貝恩咨詢曾在今年1月發布的《中國新一代工業品電商趨勢展望》報告中指出:對于制造企業而言,買賣雙方均需要從思維上認清數字化時代的升級需要,工業電商平臺的賦能價值,并提出建議:

第一,從戰略角度推動實現B2B電商的采購價值,降低采購成本,提升采購效率;

第二,審視企業產品品類及渠道現狀,制定B2B電商營銷戰略目標,并落實相應舉措;

第三,系統思考新一代工業品電商的整體收益,頂層規劃企業的電商平臺與數字化戰略,抓住產品規劃及生產數字化帶來的整體機遇。

新冠肺炎的疫情下,抗風險能力不足已造成的損失不可挽回,如果說,這場災禍還有什么正面的意義,那一定是:危機從來都是提醒我們,學會審視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