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過去一周里,釘釘、企業微信、飛書等線上辦公軟件成了香餑餑。在家辦公成為了一個很有儀式感的存在。

就好像隔壁小王特別興奮的和貧道在線上八卦的那樣——雖然大家穿的千奇八怪,但視頻會議的時候,都正襟危坐的在那里工作著,一下子就讓人忽略了自己原來還因為疫情宅在家中。

第一天的新鮮感,并不持久,就好像口罩也會過期那樣。


在家辦公第一周,儀式感沒了,有人賺了首付有人開了美顏


到了元宵節這一天,隔壁小王在微信上刷了個朋友圈——都在那里曬元宵,感覺咱們公司直接改廚藝大比拼綜藝現場了,單身狗只能舔屏泡面……

不過在家辦公的勢頭,此刻依然堅挺。根據釘釘公布的數據顯示:全國有上千萬家企業、近兩億人開啟在家辦公模式。

換言之,加上其他的平臺,在家辦公的人,能輕松拿下3億這個小目標???天下來,在家辦公真的包治百病嗎?

貧道截取了7個人(皆化名)的7日小狀態:

2月3日 做設計的隔離君

2月3日復工第一天,對于隔離君來說,其實沒太多意義。從大年三十開始,他就沒休息過,一直和同事在通過線上OA處理著各種瑣事。

“美國那邊可不過春節,我們公司直接對應美國那邊的許多設計工作。平時,就已經習慣了在家辦公的狀態?!?/p>

定制版的OA,有一個好處,就是在設計圖稿的協作上非常順暢。然后傳回在公司那邊蹲守的同事,就可以直接3D打印看效果了……

“除了網速確實有點讓人煩,其他都還好?!备綦x君由于年前有些發燒,又不確定自己見過誰,所以自覺地在家隔離。

還好,只是虛驚一場。

原央視著名主持人張泉靈在微博上感嘆:“我認為這種在線協作在家辦公模式最不好的地方就是,還要做飯和帶娃……”

隔離君沒這個困惑,都是單身漢的生活就是泡面模式,只不過“工位”待久了,又不能出門,有點憋屈。


在家辦公第一周,儀式感沒了,有人賺了首付有人開了美顏


2月4日 自帶美顏的家居服

由于2月3日第一天在家辦公,有人穿家居服,結果得了大大的好評。結果第二天,夢夢所在自媒體團隊的全體人員,就開始了一場最萌家居服的大比拼。

“第一天的儀式感蕩然無存,我們一早討論選題的時候,視訊會議上的每一個人,都變了摸樣?!眽魤羧缡钦f。

有的穿的連體卡哇伊的家居服,有的則一邊吃著包子一邊炫耀著自己家里有暖氣片,還有的在那里展示居家防疫的最強DIY裝備,還強烈建議當天的選題就以此為由頭……

結果,視訊會議開成了一鍋粥,還時不時看到同事被娃拖走開了小差。

不過下午,一切就恢復正常了,都按照年前的計劃,交了稿、發布了內容,一切都和過去沒兩樣。

唯一讓團隊振奮的是,當天出了個爆文,各大平臺的流量算起來,流量廣告有點驚人,是團隊成立以來的新高。

“五線城市的首付出來了”團隊有人如此調侃。

一個背后的信息,也在說明視訊會議的迭代。

包括“學習強國”在內的很多APP都在第一時間新增了視頻會議的功能,連拼多多也推出了協同辦公的企業IM,而“釘釘”視頻會議不僅迎來了自己歷史最高的流量洪峰,還針對愛美人士緊急上線了“美顏功能”。

結果之后的家居服展示活動,夢夢的團隊好多都開了美顏?!癙的不像本人了”,夢夢感慨道。


在家辦公第一周,儀式感沒了,有人賺了首付有人開了美顏


2月5日 云監工很煩人

新鮮感消磨殆盡后,在家辦公的效率似乎在第三天開始變得粘稠而停滯,至少,對于做云監工的阿楚來說,感覺很不舒服。

“我和老婆一人一臺手提,坐在家里面對面辦公?!卑⒊X得很可笑的事,同一個公司的夫妻,他發布早上9點的全員打卡時,唯一一個準點打卡的是老婆?!斑€是我手動幫她打卡,她那時候在幫我準備早餐?!?/p>

云監工的日子不好過,一天的工作盤點,按照進度隨時要去督促在其他城市的同事。居家缺少了時間概念和辦公室的氛圍,協同起來就很有些停滯。

“此外,有些崗位實在是沒有業務,比如我自己擔任的財務工作,所以才被安排了這么個包工頭的角色?!卑⒊猿暗溃禾嘈枰鎸γ娼鉀Q的問題,結果就可以通過云辦公假裝在忙而無視了。

最后,阿楚的老板受不了,在群里喊了嚎幾嗓子,也沒太多好轉?!袄习逅较抡f,真正到崗后,要開一兩個?!卑⒊诳紤],每天還是要給老婆多干點活才好。


在家辦公第一周,儀式感沒了,有人賺了首付有人開了美顏


2月6日 做直播的民樂老師

別人的在家辦公,大多是在平臺上搞協作,而車梅則是做直播,被逼的。

平時這個時段,車梅早早的就在家里帶學生練習古箏了,現在不能面對面,她就開始應學生要求,通過最簡單的微信視頻通話功能,來一對一帶學生。

“學生急、家長急,我也急,馬上要考級了,這時候是黃金時間,不能推遲‘開學’啊?!避嚸愤x擇了第一天先通過視頻通話來教高年級的學生,積累經驗。通過兩三天的積累,基本上高年級學生已經能夠很好地跟上節奏和互動了。

2月6日她決定為低年級學生來直播一番。

以前沒做過,不面對面教學,對于孩子的手法、姿勢還有力度,都很難精準把握。

車梅覺得,直播本身問題也不少,尤其是音效,根本無法和現場教學比較。而這就是一個需要聽音辨位的。

或許,這也是在線教育沒有進擊到這個領域的原因之一,當然,民樂本身比較小眾,也是門檻。車梅通過直播教學,形成了這么個感受,不過這個方法在疫情結束后,她準備長期使用,“萬一民樂在線教學開始普及了,不至于措手不及?!?/p>

另一個數據也很解憂。至2月2日,廣東、河南、山西、山東、湖北等20多個省份的220多個教育局加入阿里釘釘“在家上課”計劃,覆蓋超過2萬所中小學、1200萬學生。近3000家線下職教機構報名參加騰訊課堂。

至少,孩子不用擔心落下學業了。而車梅等專業培訓人員,也達成了新一輪的教學迭代。

學業專業,孩子都不耽誤。對于老師來說,在線辦公正在釋放另類產能。


在家辦公第一周,儀式感沒了,有人賺了首付有人開了美顏


2月7日 比辦公室累太多了

隔離君的感覺還好,平時大家經常在線辦公,也就沒太多感覺。

夢夢和她的小伙伴們就感覺很不爽了,視訊會議總歸是有點唧唧歪歪,而且在家總是被各種事情打斷,各家的爸媽、萌娃時不時沖進鏡頭里,結果“辦公室歡樂多”,活計就變得更慢了。

一天下來,做了過去半天的事,夢夢如是說。

阿楚和他夫人到了2月7日,就變得更忙碌了,“平時都是老婆大人管孩子學習,小學三年級下期的在線學習已經開始了,現在她的活必須在線做,而我反而因為云監工所以比較輕松,就角色轉換了??晌移綍r帶娃少,各種麻煩接憧而來?!卑⒊f:老婆快變成2頭人,兩邊做“指示”,而我的手提已經成了教學神器,只能偶爾手機云監工下了。

阿楚還有個直觀感受就是云辦公越來越卡了。

事實也是如此。

媒體報道稱,年前剛剛開放的華為云WeLink,僅1月26日一日就新增近5000個企業/單位使用,春節期間新增企業數十萬,新增日活用戶數超100萬,業務流量增長50倍。阿里、騰訊、華為等各大網絡辦公平臺紛紛告急,以至網絡短暫限流。

另一個蝴蝶效應是,做服務器的浪潮集團,在春節期間收到1500臺服務器訂單。

也就車梅的日子顯得好過許多,越來越順暢的在線教學,讓她感覺到了更多的味道。

“就是網速不太穩定,微信視頻通話還是不適合教學,可直播間也不適合教學,所以換了個有視頻會議的辦公應用,就變得很好?!避嚸氛f:可這個也只能暫時蹭免費而已,未來疫情結束了,當然可以線下教學,不過線上也就不好弄了。


在家辦公第一周,儀式感沒了,有人賺了首付有人開了美顏


2月8日 來自元宵的快樂

大家都在曬元宵,休息日也用在線辦公享受歡樂。不過很快,就都轉戰微信群了,那里才是休閑區。